張光南
  評論眼:粵港兩地服務業發展水平存在差異,發展較成熟的香港金融服務業進入廣東金融服務業會產生衝擊。因此,南沙首先作為“實施CEPA先行先試綜合示範區”、通過試點金融合作產生示範效應,“以點帶面”提升粵港服務業合作水平,同時結合自身優勢,發展科技金融和航運金融等特色金融業。由於上海自貿區金融市場最關鍵的資本項目可兌換、利率市場化及匯率決定機制方面的開放不夠,因此南沙新區在這些方面應重點進一步進行補充。在進一步落實“15條”的基礎上,南沙還可以進一步開放的方向包括跨境投資項目資格認證,跨境資產管理,跨境資產交易平臺,金融產品互買、互賣、互認,放寬香港金融企業在廣東省設立全牌照證券公司的設立門檻等。
  隨著經濟全球化和國際分工趨勢發展,區域協作和資源整合越來越成為各國區域經濟發展關鍵因素。廣東作為南方門戶,肩負著促進內地與港澳產業對接和區域深入合作的重任,以對港澳“開放”,促內地“改革”,以廣東“先行先試”,促國家“改革開放”。為實現粵港澳“優勢互補、互利共贏”,廣東將擴大對港澳開放合作,重點建設廣州南沙、深圳前海、珠海橫琴3個粵港澳合作示範區。日前,南沙金融“15條”正式發佈,將對廣州及南沙新區金融業創新發展產生巨大推動作用。南沙金融“15條”提出了南沙新區金融改革創新發展的定位,即支持南沙新區充分發揮政策、區位和產業優勢,積極發展科技金融和航運金融等特色金融業,推動粵港澳台金融服務合作,探索開展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先行試驗;促進粵港兩地金融合作可優化廣東省的金融競爭環境,擴大金融市場容量,提高金融服務能力,滿足實體經濟融資缺口,優化金融投資環境。
  金融服務業是廣東省最重要的服務業之一,是廣東省服務業部門中增長最快的部門,也是廣東省發展現代服務業的最大突破口。廣東省金融業規模大且發展迅速,資本市場交易活躍,跨境人民幣業務居全國首位。而香港是全球知名的國際金融中心之一,具有規模大、國際化、市場成熟、業務發達等特點,其服務範圍輻射能力較強,本地市場成熟飽和,急需向外擴張。目前,粵港澳金融業合作已取得多項成果,如合作平臺發展迅速、跨境結算規模擴大、金融機構互設增多、資本市場合作深化、保險行業開放加大以及CEPA協議落實突破。隨著CEPA及其補充協議實施,港澳資服務業進入廣東開業的門檻逐年下降,其中港資金融機構進入廣東省的門檻下降較大,匯豐、東亞、恆生、永亨、南商和大新等香港銀行已在全省多個地級市設立支行。
  然而,粵港澳金融業合作仍面臨障礙。CEPA雖然在逐步推進,但落實欠佳,存在“協議高開放,執行未落實”問題。儘管CEPA及其補充協議中對香港開放的服務業部門遠超中國對WTO的承諾水平,但在實踐中CEPA存在準入門檻過高、配套法律法規不完善等問題。在一項針對粵港澳服務業企業的問卷調查中發現,港澳金融業企業對CEPA的“瞭解不多”或“對自身業務發展關係不大或還未嘗試使用”,並反映粵港澳服務貿易企業在金融環境方面遇到貨幣資金自由流動受阻、貸款困難、融資渠道單一、信用體系不完善以及金融中介服務收費過高“等問題。此外,受限於兩地金融發展水平、金融風險控制和金融市場政策的不同,粵港在金融業方面的合作相對於其他服務業仍較為滯後,因此需要進一步推動粵港金融服務貿易便利化。
  不容忽視的是,粵港澳金融合作面臨潛在風險。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金融自由化程度較高,粵港澳金融合作的進一步深入可能帶來短期資本大規模跨境流動的風險、套利套匯風險和國內外非法洗錢等金融風險。此外,粵港兩地服務業發展水平存在差異,發展較成熟的香港金融服務業進入廣東金融服務業產生衝擊。因此,南沙首先作為“實施CEPA先行先試綜合示範區”、通過試點金融合作產生示範效應,“以點帶面”提升粵港服務業合作水平,同時結合自身優勢,發展科技金融和航運金融等特色金融業。
  由於上海自貿區金融市場最關鍵的資本項目可兌換、利率市場化及匯率決定機制方面的開放不夠,因此南沙新區在這些方面應重點進一步進行補充。在進一步落實“15條”的基礎上,南沙還可以進一步開放的方向包括跨境投資項目資格認證,跨境資產管理,跨境資產交易平臺,金融產品互買、互賣、互認,放寬香港金融企業在廣東省設立全牌照證券公司的設立門檻等。此外,進一步開放需要相應配套措施,如審批監管授權;加強完善政府協調溝通機制;建立粵港貨幣管理當局和金融監管部門的協作機制;完善兩地資金的支付結算平臺;建立統一完善的企業及個人資信評估制度和抵押品的估值、認證、登記制度;改革市場退出機制等。同時,也考慮廣東省乃至內地的金融安全,審慎開放相關金融領域,以逐步開放和減少限制的形式來進行。
  (作者為中山大學港珠澳研究中心副教授)  (原標題:粵港澳金融合作 南沙先行先試)
創作者介紹

jq63rkjho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